分 享

电商征税盲区将被放到“阳光下”

2021-01-13 10:33:57 来源.:中国食品报
【将在6个月内完成对国家电商税收数据分析系统的开发和部署。自2019年电子商务法实施起,电商纳税就被纳入法律监管范畴。】

 

  近年来,随着相关法律法规政策的出台,电商行业发展愈加规范。近日,一则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2020年电子商务税收数据分析应用升级完善和运行维护项目中标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倍受电商行业关注,《公告》表明,将在6个月内完成对国家电商税收数据分析系统的开发和部署。自2019年电子商务法实施起,电商纳税就被纳入法律监管范畴,此番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公告》,更是将电商交易数据纳入税收数据监管,大量生存在灰色地带的商家将被暴露在“阳光下”。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电商征税监管系统的升级完善将有效治理偷税漏税行为,同时直播电商行业也有望肃清乱象。无论对于商家还是消费者,一个更加理性的交易环境才是市场最需要的。
 
网店逃税漏税数据造假将一目了然
 
  与绝大多数法律最多经过“三读”之后即最终定稿不同,电子商务法从草案阶段开始就牵涉了多方激烈的博弈,经过“四读”后才形成最终版本。在多方博弈中,实体经济的代表企业与电子商务代表企业针对电商是否该收税、该怎么收的问题产生的交锋最令人关注。最终定稿的表述是“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
 
  此次《公告》的服务内容主要是根据新的法律法规要求和电子商务发展的趋势,摸清电子商务平台基本情况,并根据税收征管特点进行合理分类,同时扩大原有电子商务税收数据采集、分析、应用范围,为电子商务税收数据供给和分析应用稳定运行提供保障。《公告》一出意味着电商征税监管将更加严格,30天内,网店逃税漏税、数据造假的行为将被税务部门尽收眼底。
 
  据了解,目前大型平台企业,如阿里巴巴、京东等毫无疑问已在被征税的范围内,且通常是所在地的“纳税大户”。但长期以来,由于网店数据并未对税务部门完全开放,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给一些企业留下了逃税漏税的“后门”。此次电商税务监管系统升级完善之后,网店数据会共享给市场监管部门,电商征税的盲区也将被放到“阳光下”。“每到‘双11’或‘618’,很多平台都夸大自己的实际交易额,搞得大家对我国电商每年的实际交易额都没数。有关部门建好这个系统之后,对我国电商的实际交易量就可以心中有数了。”北京飞马旅发起人郭昕如此评论。
 
  某商学院电子商务研究者表示,即便是知名度较高的平台,有关部门掌握的营业额与电商平台在一个自然年内发生的实际交易额也有不小差距,该研究者称这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如此一来,税务部门若想精确掌握电商平台以及入驻商铺的营业额,建立一套监控系统必不可少。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2020年5月底,有部分线上商家收到了当地税务部门发送的风险自查提示,被提醒存在少计营业收入的风险,要求补齐过去3年的税收。当时收到该提示的不少店家吓得不轻,如果采用传统资金流入“一刀切”的补交增值税和所得税,一半以上的商家可能面临破产。到了2020年6月18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优化税收执法方式严禁征收“过头税费”的通知指出,坚决不搞大规模集中清欠、大面积行业检查;建立健全税费收入质量监控和分析机制;利用大数据完善监控体系,对收入畸高畸低等异常情况,及时分析排查,发现违法违规行为一律严肃处理。业内人士解读,这意味着以前漏的税可以既往不咎,但之后一旦被监测系统排查出了异常,后果自负。此举目的是既有效防范和打击偷骗税行为,又尽最大可能不影响企业正常生产经营。不难看出,国家在推进电商征税的同时,也在避免给行业带来“一刀切”的致命性打击。
 
直播刷单、注水将无处遁形
 
  海通国际研报认为,电商征税监管系统的升级完善将有效治理偷税漏税行为,同时直播电商也有望告别乱象时代。
 
  据了解,税务部门在收税时,并非按照商家的实际销售额,而是账户产生的流水交易。大量刷单会导致账户流水增加,对应的纳税金额也要增多。
 
  直播电商是刷单和数据造假的重灾区。实际上,每场促销活动或直播带货活动中所产生的交易额并不真实。为获得更高关注度,在店铺排名时抢占高位,相当一部分成交额其实是店主私下动用社会关系“刷”出来的,甚至有店主雇佣专业的“刷单公司”伪造交易额。去年11月20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双11”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指出,直播电商领域观看人数、销售数据等影响力指标造假已经形成一条产业链。2020年11月8日,歌手杨坤被曝出直播带货120万元,但实际成交额仅4万元;去年双11期间,主持人汪涵和脱口秀演员李雪琴的直播间出现刷单现象,被中消协点名批评。
 
  某电商从业者表示,刷单的具体操作方式是,组织一帮真人在促销活动时段内用手机或电脑下单购买,短时间内形成可观的交易数据,待到促销结束,交易额被公布之后,商家再对这些人退货,“很多虚假的交易额都是这么来的,反正也不收税,这些商家可劲儿造假也无妨。”上述人士说。
 
  所谓的“刷单公司”的操作方式则是,雇佣一帮以“刷单”为生计的人,按照客户提出的需求,将具体任务分配给以小组为单位的“刷手”们,刷单所需的货款由公司支出,日后商家退款也退到公司账上。“刷单”存在的前提是,平台上中小商家在征税范围之外,“刷”出的单量没有税收成本,所以他们可以“随便刷”;一旦商家被征税,“刷”出来的交易额要被当作营业额征税,即便之后这些订单都被退货,“刷”出来的营业额所产生的税也照收不误。“这样一来,‘刷单’的成本上升了。”上述人士透露,经常有平台对外宣称某次促销活动产生了2000万元交易额,其实只有1500多万元,接近四分之一的交易是“刷”出来的。
 
  值得注意的是,平台与入驻商家的“互惠”关系也危险了。知名平台通常都被正常征税,而入驻商家则不用,但平台需要入驻商家以很高的成交额来为平台某次促销活动的总成交额做出“贡献”,于是对商家“刷单”持默许态度,达成“共谋”关系。一旦电商被征税,这种“共谋关系”也随之结束。
 
  有专家认为,随着电商交易数据越来越规范化透明化,部分商家数据造假、刷单的成本将更加高昂,这将从源头上杜绝电商领域的刷单现象。此外,向电商平台商家征税,还将进一步缩小线上线下流量差距,以往电商商家运营成本较低,凭借价格优势抢占了不少线下商家客户,如今,线上流量红利消失,同时税收规范化发展,线上商品的价格优势不再,而线下拥有更丰富的场景体验感,未来消费或将进一步向线下回补。
 
中小电商税情况复杂或将慢一步征收
 
  “如果现在开始收税,我们不至于倒闭,但收入肯定会减少很多。”家住东北的刘先生是一位店龄超过10年的淘宝店主,他的店铺主要卖保健食品。10年间,这家淘宝店不但构成了他收入的主要来源,更使生活在低线级城市的他以自由职业者的方式提升了生活水平。此番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公告》,意味着像刘先生这样千千万万个淘宝店主今后将被这套数据分析系统纳入监控范围,这被认为是我国开始对中小型电商征税的技术前提。一时间“对中,小电商征税已经进入倒计时”的论调甚嚣尘上。业内人士表示,中小电商征税的确是大势所趋,但经此大疫之年,除技术前提之外,还有更复杂的因素影响着电商税。
 
  刘先生透露,以他所处的保健食品门类为例,目前各项经营成本都在上涨,虽然当下的网上价格相较于实体店价格仍有优势,但这种优势正在减小。“我粗略地计算过,如果开始征税了,我就不得不涨价,最终价格几乎会和实体店一样,这部分成本最终会摊到消费者身上。”刘先生表示,一些比较便宜且运输成本低的产品,他通常都会“包邮”,如果开始收税,今后几乎不存在可以低价“包邮”的商品了。
 
  郭昕表示,电商行业的很多业态是建立在不被征税的前提下才得以生存的,假设这些“灰色地带”一夜之间不复存在,对整个行业的影响未必都是正向的。“很多人在低成本的运营环境下开网店,成为自我雇佣者,实现了就业。一旦这些网店开不下去了,失业人口的问题怎么解决?疫情背景下电商这种少接触甚至无接触的购物方式相较于实体零售更加安全,就更不能‘一棍子打死’。”
 
  上述商学院电子商务研究者说:“对全职淘宝店主和兼职淘宝店主是否应当区别对待?这牵涉到就业问题。对大中城市的店主和低线级城市以及乡村地区的店主应否区别对待?这牵涉到是城乡发展的协调和统筹问题。具体税率应当如何设定,又该如何设置有权享受税收减免的准入门槛和条件?”这位研究者认为,在电子商务法确立了电商应纳税并同时享受税收优惠之后,最为欠缺的就是落地时执行的具体条款。“我的判断是,即便今年这套系统升级完成,也很有可能只是供税务部门用来摸底和进一步调研,使他们做到心中有数。中小电商税的问题过于复杂,不会马上开征。”上述研究者如是说。
 
  此外,还有网友称,纳税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平台规则,平台将销量的权重设置得太大,导致商家不靠刷单无法生存,为了冲销量,只能将产品价格压得极低,利润摊得很薄。总之,如果平台规则不随政策而变,网店商家依然会很难生存。
 
(韩松妍  综合整理)
 
编辑:柳生阳
 

相关推荐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深化东西部协作和定点帮扶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开展东西部协作和定点帮扶,是党中央着眼推动区域协调发展、促进共同富裕作出的重大举措...
随着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巩固成果并有效衔接乡村振兴成为当务之急。...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3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围绕更大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增强发展后劲,推出深化“放管服”改革新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