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 享

一季度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农村电商销售额565 6亿元 借电商东风 拓助农新路

2020-05-22 15:49:31 来源.:中国食品报网
【我国蓬勃发展的互联网经济在抗击新冠疫情中表现抢眼,尤其在助力农村应对疫情冲击方面,施展出广大“神通”。县长直播、明星带货、电商下乡、AI助销……】

  我国蓬勃发展的互联网经济在抗击新冠疫情中表现抢眼,尤其在助力农村应对疫情冲击方面,施展出广大“神通”。县长直播、明星带货、电商下乡、AI助销……《新冠疫情期间互联网平台消费助农评估报告》(下称《报告》)显示,国内主要互联网平台利用新基础设施优势,在疫情期间不仅致力短时间打通物流、缩短供应链、推广滞销农产品,还探索了数字化农业、农产品基地建设及消费助农等模式。

  《报告》指出,在线下流通受到冲击的当下,主要电商平台在抗疫助农上的具体实践,促进了短期内农产品供给及春耕生产的有效运行,推动了农货产销对接体系的转型升级。众多新电商平台在疫情防控期间,致力于打通农产品上行的难点、痛点,解决区域农产品滞销的燃眉之急,真正实现“最后一公里”和“最初一公里”的直连对接。

八方支援助农抗疫

  陕西省柞水县的90后女孩李旭瑛,成了疫情期间最强的淘宝农民主播。4月21日,李旭瑛的直播间涌入42万网友,柞水县副县长张培走进直播间与李佳琦连麦,薇娅也同步直播销售柞水木耳。当天,“柞水木耳”以20万搜索量位列淘宝第一,2000万网友在3个直播间内买光24吨木耳,销售额达300多万元。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国很多地区农产品滞销,各大电商平台、生鲜食品平台及短视频直播平台纷纷启动“助农”项目。拼多多数据显示,2019年实现农产品成交额1364亿元,2020年以来,平台农产品订单量继续保持3位数以上的同比增长,是全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之一。此外,京东、盒马鲜生、抖音、快手、腾讯微视、京喜、每日优鲜、美团、我买网、春播等平台都以多种形式投入“抗疫助农”的行动,涉及全国24个省、400多个农产区、230多个贫困县。商务部发布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农村电商实现逆势增长,网络销售额达565.6亿元。

  《报告》对纳入调查的14家平台的助农表现进行评估打分。它们是淘宝、京东、拼多多、淘宝直播、盒马鲜生、抖音、快手、腾讯微视、京喜、每日优鲜、美团、饿了么、我买网、春播。评估显示,表现最显著的是综合性电商。淘宝宣布设立10亿元爱心助农基金,其“爱心助农”项目助销20多个省区市、1800余县的农产品38万款。京东在2月接到数千个滞销求助,帮助3.4万贫困户打开农产品销路。拼多多推出5亿元专项农产品补贴,覆盖400多个农产区,帮扶18万户受疫影响商家和农户。

  《报告》显示,借助冷链物流优势,生鲜平台农产品销售效果也很明显。每日优鲜销售15万多件农产品,盒马售卖2万多吨滞销农产品。每日优鲜还与政府合作为农产品开通绿色通道。各地盒马派专车到产地直接采购,打造紧急供应链。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朱迪表示,在这波电商助农的宣传与倡导下,大众消费者对于助农产品的认知和消费增长得非常明显。早在2014年,淘宝等电商就开启助农计划。2017年,拼多多的3亿用户完成了超9亿元助农订单。“从资料来看,快手、抖音这样的短视频平台,也长期在做助农。”朱迪说。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社会学系讲师章超认为,在这场助农大考中,淘宝、京东和拼多多这类综合性电商从助农规模、助农方式的丰富性和成效来说,实力最强。直播短视频平台中的淘宝直播和腾讯微视也表现较好,生鲜外卖电商中的盒马鲜生和美团表现较好。

可持续性问题待解决

  作为《报告》的发布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同济大学电商消费助农研究课题组表示,直播助农能一定程度提升消费者培育,但是各平台具有高度重复性,推动消费效果能否有效保持存在疑问。

  朱迪在疫情期间下了不少助农产品订单,她发现,最终收到的产品质量经常参差不齐。调查发现,消费者在助农行动中,普遍满意度不高,尤其直播短视频平台消费者满意度最低,普遍存在质量差、重量不足、食品安全问题、售后服务差等问题,虚假宣传、商品与描述不符的问题层出不穷。

  尽管各个电商平台都号称投入几亿元来助农,但朱迪发现,助农成效却没有评估。“我们所能查到的公开数据都是销售成绩,却没有公益信息方面的数据,比如,公益补贴力度有多大?资金的使用渠道是什么?扶贫公益中有多少农产品来自中小农户?既然号称助农公益,偏向弱势群体、中小农户,又做了多少工作?”

  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当全平台都开启同质的直播电商,都处于直播助农的模式下,那么,直播是否真的适合不同的农区和农户?从供给侧来说,贫困地区的弱势农户群体怎么进行直播?电商是否跳过了那些被贫困和疫情双重挤压的真正贫困农户,选择了那些利润更高、更容易销售的产品?对消费者来说,高度重复性的电商直播,会不会造成审美疲劳?从网红明星带货到县长直播,直播助农模式本身也值得反思,“县长变主播”是否适合各地推广,依赖流量和网红能否有效、持续地帮助广大普通农户,都是目前存在的问题。

  有多年农产品电商经验的洪成认为,特殊时期或者说短期内,基层官员可以引导直播带货,解决一些燃眉之急的问题。长期来看,如果消费者收入减少,消费支出减少,购买力有限,电商直播助农通过流量倾斜和低价的方式解决了一个区域的滞销问题,但也可能直接破坏市场化的竞争,可能导致其他地区农产品的滞销问题。同时,电商直播压低价格,也让过去的一些传统的农产品销售中间商没有了利润,可能会造成新的群体失业。

  直播电商作为一种线上新型消费方式,已然成为提振乡村经济动能的新利器,不仅可以提升用户的消费体验,而且其高互动、高转化的特点,大大缩短了传统的营销链路。随着疫情期间消费者线上消费习惯的养成,直播电商对于乡村经济来说,绝不是一时新鲜的权宜之策,而是可以成为促进数字化农业建设和乡村振兴的新常态。但在这个过程中,只有解决好产品质量、消费者体验、三方监管和长效机制等问题,电商助农的未来才真正广阔。朱迪建议,政府应推动新基建助力农村发展,促进传统农业向数字农业转变,鼓励电商向村镇下沉、向贫困和偏远地区倾斜。平台企业应进一步落实助农的公益性和长期性,更好履行社会责任,同时也应重视消费体验和消费者培育,将助农消费“过客”变“常客”,从消费端增强助农的持续性和常态化。

  (高娜 综合整理)



 

编辑:思楠
 
相关推荐
同心同德谋良策,群策群力促发展。5月27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圆满完成各项议程,在北京胜利闭幕。我们对大会的成功表示热烈祝贺!...
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闭幕 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王岐山出席 汪洋发表讲话...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拉近了每一个人与别离、死亡的距离,也让健康的价值重新回归大众。后疫情时代,健康观念的升级在消费态度及行为上可见一斑,消费者对健康、营养的关注度不断增长,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