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 享

春来绿野课耕锄 牛迎丰年禾黍香

2021-02-05 10:50:35 来源.:中国食品网
【《周易》中称牛为“坤卦”的象征物,代表生养万物的大地,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

 

  初景革绪风,新阳改故阴。伴随着立春的脚步,辛丑牛年即将来到。牛耕田,是辟地之物,所以丑属牛。我国有着上千年的农耕文化,自古以来,牛以耕耘为主。在南方,牛下水田;在北方,牛犁土地。《周易》中称牛为“坤卦”的象征物,代表生养万物的大地,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史书记载,每到立春节气,人们都会举行“鞭打春牛”的仪式,以示春耕开始,寓意“鼓励耕作”与“一年之计在于春”,同时期盼今年是个好丰年。牛与大地交织出一首绿色的旋律,演奏出一曲春天的畅想。
 
沧海桑田  牛耕不尽
 
  《春牛图》是天津杨柳青年画的代表作之一。画面上,几个眉清目秀的牧童骑在牛背上嬉戏,或持柳条,或携桃枝,或挥小鞭。老牛目光坚定,奋蹄向前。民间有说法,春牛身长八尺,象征农耕八节(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立春、立夏、立秋及立冬);四蹄象征四季;尾长一尺二寸,象征一年12个月。柳条象征春天,鞭长二尺四寸,表明一年24个节气。按照传统习俗,每到立春日,家家户户都要贴上一幅《春牛图》。
 
  《春牛图》表现了人们心中对丰收的希望,对幸福的憧憬以及对风调雨顺的祈求,更彰显出我国源远流长的牛耕文化。
 
  商代甲骨文中,“犁”字形为牛牵引犁头启土之形。清代《蕉轩随录》“书人字后解”也说道:“万事万物起于牵牛。”
 
  西周时期还没有出现牛耕,当时的农业耕种主要以人力为主,牛或者马等牲畜主要用于拉车。最早记录牛耕的古代文献是《论语》。在《论语·雍也》中记载:“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意思是孔子对仲弓说,犁地的牛生的小牛是赤色的,毛色好,角也长得漂亮,如果就因为是犁地的牛生的牛,身份有问题,不用它来祭祀,山川都不忍心了。《论语》形成于战国前期,应该说在孔子所处的春秋时期,用牛犁地的现象就已经存在了。
 
  春秋战国时期进入铁器时代,在农业方面也逐渐出现了铁制农具。由于铁器比较厚重,单纯地用人力耕种的速度非常慢,人们就开始用驯化的牛来耕种土地。牛耕带来的好处首先是深耕,深耕能比较彻底地消灭杂草和病虫害,能改良土壤,避免土壤水分流失和营养物质大量损耗,还能加大吸收人工施肥、水利灌溉的能力。其次是取代了用人力踩耒耜翻土的劳动。由于牛的力气大,耕种田地的时候省时省力且效率高,同时又能够减轻人类耕种时的危险性,便于大量开垦荒地,从而提高粮食的总产量,为人口持续增长提供了粮食保证。所以从理论上讲,牛耕技术是农业发展的一次重大改革。
 
  在《战国策》中提到赵国平阳君赵豹劝诫赵王避免与秦交战时,历数秦人在经济、军事、政治方面的强势,其中经济上强势的重要一点是“秦以牛田”,即秦人用牛犁地。秦自商鞅变法后国力始盛,在农垦方面大力推广牛耕,极大地促进了秦国农业的发展。尤其是郑国渠的修建,使关中沃野千里,人们普遍使用取代木制农具的铁制农具和养殖耕牛来耕种田地,粮食产量激增,关中地区也成为天下重要的粮仓之一,为秦国一统天下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到了西汉时期,牛耕技术已经比较成熟,铁犁开始广泛使用。据《汉书·食货志》记载,汉武帝时期,西汉农学家、搜粟都尉赵过发明了耦犁,在长安地区教农民“用耦犁,二牛三人”,北魏农学家贾思勰在《齐民要术》中也说“赵过始为牛耕”。到了西汉晚期,出现“二牛一耕”,大大提高了耕田的效率及土地的利用率和生产率。铁犁和牛耕技术的结合,成为汉代农业发展的强大动力,促进了当时社会经济的全面繁荣。
 
  魏晋以后,“一牛一耕”的普及推动了牛耕的发展,个体农耕的农业生产模式成为农耕经济的发展趋势。到了宋代,牛耕在南北方的主要农耕区得到了广泛推广。宋代犁耕的普遍使用,铁犁的进一步改良,铁刃农具的创制和推行,使农业生产得以快速发展。
 
  如今,我国一些地区仍然使用牛耕技术来耕作农作物。由此可见,牛在农耕技术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推动了历史的进步和人类文明的发展。
 
牧笛声声  牛鸣悠悠
 
  牛以其独有的特性成为中国农耕的主要劳动力,几千年农耕经济所形成的观念对耕田畜牛十分推崇,逐渐形成了我国特有的牛文化。尤其是牛的那种吃苦耐劳、默默奉献、忠诚无私的精神,早已感染了无数文人墨客为之咏叹。
 
  “耕犁千亩实千箱,力尽筋疲谁复伤?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这是宋代名相李纲的诗作《病牛》。诗中将牛的艰辛劳苦与高尚品德描绘得淋漓尽致,同时也借牛言志,暗喻了自己的节操。
 
  北宋诗人梅尧臣在《耕牛》中写道:“破领耕不休,何暇顾羸犊。夜归喘明月,朝出穿深谷。力虽穷田畴,肠未饱刍菽。秋收风雪时,又向寒坡牧。”诗中描写了耕牛辛勤耕耘,农民辛苦劳作,表达了诗人对劳动人民的同情。王安石也有一首诗对耕牛赞曰:“朝耕及露下,暮耕连月出。自无一毛利,主有千箱实。”
 
  “渴饮颍水流,饿喘吴门月。黄金如可种,我力终不竭。”唐人刘叉的《代牛言》把辛勤的广大劳动者比喻成牛,以拟人化写法写出牛对人类的勤劳、忠实和任劳任怨的特性。
 
  除了歌颂牛的品质以外,在很多古诗词中,牛的形象常和田园、家乡、牧笛联结得非常紧密,牛似乎成了田园诗的“代言人”。
 
  “牛得自由骑,春风细雨飞。青山青草里,一笛一蓑衣。日出唱歌去,月明抚掌归。何人得似尔,无是亦无非。”唐代诗僧栖蟾所作《牧童》,以轻灵浑朴的笔调描绘出田园村野的风光情趣,读来犹如欣赏一幅优美安详、恬淡静谧的水墨画。
 
  唐人吕岩也有首《牧童》的诗:“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广阔的原野绿草如茵;晚风吹拂着野草,还没见归来的牧童,却先听见悠扬的竹笛声,笛声时续时断,随风飘扬。牛背上牧童的村笛,总是能够勾起人们对田园牧歌生活的无限向往。
 
  “咄哉牛儿,心壮力壮,几人能可牵系。为爱原上,娇嫩草萋萋。只管侵青逐翠,奔走后、岂顾群迷。争知道,山遥水远,回首到家迟。牧童,能有智,长绳牢把,短梢高携。任从它,入泥入水无为。我自心调步稳,青松下、横笛长吹。当归处,人牛不见,正是月明时。”南宋张风子的《满庭芳》就像一幅富有浓郁生活气息的画卷,语言朴实无华而又饶有风趣,读来忍俊不禁。词的最后竟又生出几分怅惘,牧童和他的牛儿都归去了,再也找不见,连那笛声也散了余音,表达出词人对田园生活的留恋和羡慕。
 
  而关于牧童与牛最为知名的诗,莫过于清代袁枚的《所见》了:“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寥寥几笔,就把牧童骑牛的形象刻画得十分传神,充满生活情趣,成为不朽名作自在情理之中。
 
迎春鞭牛  劳作不息
 
  唐代诗人元稹在《生春》诗中写道:“鞭牛县门外,争土盖蚕丛。”鞭牛,即鞭春牛,又称鞭土牛,先“鞭”而后“争”,是古代送冬寒迎新春风俗的重要组成部分。自古以来,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非常重视农业生产,而鞭春牛则是古代春耕生产的前奏。
 
  春牛是用泥土塑造的,造土牛的习俗可以追溯至周代。《周礼·月令》记载,农历十二月“出土牛以送寒气”,那时的土牛是寒冷的象征。后来发展为用特制的鞭子打做好的土牛,“以示农耕早晚”。到了汉代,“造土牛以劝农耕”,土牛成了春天的象征,故又称春牛。彼时鞭春牛风俗已相当流行。立春日清晨,百官送土牛于城门外,官员执鞭击土牛,以示迎春。鞭春牛之后,老百姓哄抢碎牛的散土,认为“土牛之肉宜蚕,兼辟瘟疫”。争来抢去,成了一个热热闹闹的“鞭春节”或“鞭牛节”。
 
  宋代以后,鞭春牛更加普遍。宋人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记载:“立春前一日,开封府进春牛入禁中鞭春。”宋仁宗颁布《土牛经》后,鞭春牛之风日益活跃,由宫廷、官署而遍及乡里,使鞭春牛风俗传播更广,以至成为民俗文化的重要内容。“小儿著鞭鞭土牛,学翁打春先打头”,南宋杨万里《观小儿戏打春牛》一诗生动地记述了宋代鞭春牛活动。
 
  宋代鞭春牛时四门均都打开,各出土牛,牛身饰彩,鼓乐相迎,由人装扮成主管草木生长的句芒神,鞭打春牛。官员行礼,一方面宣告包括农事在内的一年劳作的开始,一方面祈祷当年的丰收。宫中也举行由皇帝主礼的“鞭春”仪式。百姓们则纷纷上前抢夺碎牛散土等物,以兆利市。时人认为,“得牛肉者,其家宜蚕,亦治病。”。为了满足百姓喜欢春牛的美好愿望,弥补一些人未抢到土牛的遗憾,府前左右还专门仿效制作泥塑小春牛出卖,引得人们争相购买。《岁时广记》载:“立春之节,开封府前左右百姓,卖小春牛,大者如猫许,漆涂板而牛立其上;又加以泥为乐工,为柳等物。其市在府南门外,近西至御街。贵家多驾安车就看,买去相赠送。”于是,春牛不仅是迎春仪式上的主角,也成了新春之际的吉祥物。而在不搞鞭春仪式的广大乡村,人们盛行在墙上贴春牛图,以观四时节序。
 
  到了明清时期,鞭春牛活动蔚然成风。据清康熙年间《济南府志·岁时》记载:“凡立春前一日,官府率士民,具春牛、芒神,迎春于东郊。作五辛盘,俗名春盘,饮春酒,簪春花。里人、行户扮为渔樵耕诸戏剧,结彩为春楼,而市衢小儿,着彩衣,戴鬼面,往来跳舞,亦古人乡傩之遗也。立春日,官吏各具彩仗,击土牛者三,谓之鞭春,以示劝农之意焉。为小春牛,遍送缙绅家,及门鸣鼓乐以献,谓之送春。”
 
  鞭春牛,一般以四人抬泥塑春牛为象征,由春官执鞭,有规劝农事、策励春耕的含义,也是喜庆新春、聚会联欢的形式。男人们“鞭春”时,女人们“戴春”,她们头戴色彩艳丽的头饰,也用裁剪的春燕、春蝶做饰物,老人和孩子则不忘“咬春”,也就是吃春卷和春饼。
 
  牛是春耕的主力,从古至今它都要抢先登场。而作为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鞭春牛”则是民俗记忆中的一道靓丽的风景。如今,这一古老民俗依旧在我国很多地区流行。立春清晨,农户把酣睡中的耕牛牵来,用鞭子在牛身上象征性地抽打几鞭;也有人不用鞭子,而是用手在牛背上拍打几下,以示让牛振作精神,在新的一年里继续为农业生产效力,同时祈盼风调雨顺。然后,农户牵着角挂大红花的耕牛下田,开启了春耕第一犁。这一犁下去,是禾黍飘香、五谷丰登。
 
(王宁)

编辑:柳生阳
 

相关推荐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4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江广平中国轻工联会长张崇和在第十八次联席会议上共同强调: 坚持联席机制 深化务实合作 推动轻工业高质量发展...
人民的信心和支持就是我们国家奋进的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擘画 "十四五 "发展综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