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 享

正是人间四月天 春满溪头野荠香

2021-04-02 15:05:46 来源.:中国食品网
【春季万物萌发,绿意盎然,大自然已经备好了各种野菜,静静地长在山野里等待人们挖掘。国人向来有吃野菜的传统,甚至能将野菜端进豪门盛宴。】

  春季万物萌发,绿意盎然,大自然已经备好了各种野菜,静静地长在山野里等待人们挖掘。国人向来有吃野菜的传统,甚至能将野菜端进豪门盛宴。曹雪芹就把野菜“请”进了大观园,写在了《红楼梦》里——刘姥姥带着瓜果蔬菜去贾府,见到平儿说道:“天天山珍海味的,也吃腻了,吃个野菜儿......”

  俏皮可爱的香椿、殷红的鱼腥草、潇洒的蒲公英,还有憨厚的榆钱儿和花椒芽,这些看上去平凡又朴实无华的野菜,却有着比鱼鲜更诱人的春天的滋味。而在众多野菜之中,“秀色可餐”的荠菜则被很多人所钟情。

青青荠菜  生生不息

  一年之中,只有春天,人们才会心甘情愿地放弃大鱼大肉,乐此不疲地去挖野菜,品芽鲜。

  荠菜其实是最普通的野菜,大江南北随处可见。千万年荏苒的时光中,它并不出奇,也不华贵。只要是春风的吹拂,春雨的滋润,广袤的田野就会出现它生生不息的身影。荠菜的生命力很顽强,有些类似蒲公英。风把种子吹到哪里,它就在哪里扎根生长。无论是贫瘠的盐碱地,还是屋顶墙头的缝隙,一点点的泥土滋养,它就会顽强执着地展示生命的奇迹。

  比起娇气的桃花,溪头荠菜顶着绵延的春寒,在阳光的鼓励下发芽。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春日里,安静的荠菜好像邻家妹妹初长成,它还不懂如何炫耀自己的美貌,却总能不自觉地吸引别人注意的目光。你看它扎在土里,不需要张扬,不需要斗艳,仅仅那一抹绿油油的颜色,就自带春意,充满朝气。

  有人把荠菜称作“心菜”,因为荠菜的角果也就是它的种子远远看上去像一颗爱心,好像在用全身的力气说“爱你”。每年春天一到,荠菜就像穿上了水晶鞋的灰姑娘,在广袤的田野中,藏着掩盖不住的光芒。新生的荠菜,嫩绿鲜肥,模样乖巧。只需要一把小铲子轻轻一挖,就会连根带出。一般溪头田埂的荠菜最好,绿得鲜活。

  “有萋萋之绿荠,方滋繁于中丘。”荠菜喜凉又耐寒,盘踞在泥土中,宽阔的叶子延伸出春的萌动。在春日之中去田间挖野菜,是大自然馈赠的“门票”,领人们去田野间享受一场盛宴。拿着弯刀,挎着篮子,迈着轻快的步伐,去完成收藏春天的动作。

文人笔下  野荠芬芳

  中国人食荠菜,最少有3000年历史。在遥远的《诗经》时代,人们就发现了荠菜的甘甜,《诗经》赞它:“谁谓荼苦,其甘如荠。”荠菜吃起来没有丝毫怪味,初苗口感嫩得出奇,就算是清炒也令人无限留恋。艰苦岁月时期,一拢春天的荠菜,养活了多少个家庭度过春荒;国泰民安期间,荠菜的鲜美与快意,也留下了无数个优美和舒逸的诗篇。

  “时绕麦田求野荠,强为僧舍煮山羹。”北宋大文豪苏东坡的诗,道出了文人重臣的情操在与民共苦。苏东坡喜欢荠菜,他在写给徐十二的信中对其推崇备至:“君若知此味,则海陆八珍,皆可鄙厌也。天生此物以为幽人山居之禄,辙以奉传,不可忽也。”多年以后,南宋诗人陆游晚年居乡间,吃到荠菜粥,想起与他一样命途多舛的东坡居士,于是作了那首《食荠糁甚美盖蜀人所谓东坡羹也》,诗云:“荠糁芳甘妙绝伦,啜来恍若在峨岷。”一碗荠菜粥,将两个时代的人瞬间拉到一起,感受彼此之间的心意相通。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南宋诗人辛弃疾一首《鹧鸪天》,让荠菜成了文人墨客心中的“白月光”。在他的笔下,春天是开在田野中荠菜花头的。“三春荠菜饶有味,九熟樱桃最有名。”在清代诗人郑板桥的诗中,荠菜俨然成为最美的风味。“盘装荠菜迎春饼,瓶插梅花带雪枝。”宋代李时的这句诗,透露着另一种清雅的情趣。古来诗人好荠菜,只因春风度诗情。

  而生性风雅的宋人为了展现春之美意,还戴起了婉约的荠菜花。“三春戴荠花,桃李羞繁华”,桃李再争奇斗艳,也夺不走荠菜花的清丽光芒。

  荠菜不仅有“颜值”,而且还有“实力”。它还有一个名字叫“亮眼花”,《本草纲目》中记载荠菜有“清目”的作用,可以入药使用。这样的荠菜让清代植物学家吴其濬也忍不住感慨“伶仃小草,有益用如此”。

  如今,像宋人那样风雅“头戴荠花”的女子已经很难寻觅了,荠菜摇身一变,成了春日里满足人们舌尖口腹之欲的尤物。在很多老饕的心中,荠菜是春天最初的馈赠,也是最好的食材之一。

百变荠菜  吃法繁多

  当代女作家张洁有一篇《挖荠菜》的散文,文中说:“最好吃的是荠菜,把它下在玉米糊糊里,再放点盐花,真是无上的美味啊!”

  荠菜怎么做都好吃,因为它本身的味道清淡,易入味。无论是凉拌、清炒、油炸,还是做馅包饺子、烙盒子。在南方,荠菜煮汤烧菜比较常见,很适合春天食用。荠菜喜油,故在北方常与五花肉拌馅包饺子,让肉的味道充分与荠菜混合。

  三月三,荠菜煮鸡蛋。清代文人叶调元《汉口竹枝词》记载:“三三令节重厨房,口味新调又一桩。地米菜和鸡蛋煮,十分耐饱十分香。”在湖南、湖北等地,农历三月三的前一天,采一大把荠菜花与鸡蛋同煮。煮熟的鸡蛋把壳敲裂,在荠菜花水里浸上一夜,待三月三早晨再吃。浸泡后的鸡蛋白已呈现淡淡绿色,咬上一口,一股荠菜的清香扑鼻而来。

  荠菜包圆,是江南古镇人家充满乡野情趣的特色小吃。一般都是开春时节首选的尝鲜美食,营养丰富,传承千年。薄薄的糯米面皮裹着切碎的荠菜,用油炸了,色泽金黄,诱人食欲。轻轻一口下去,汤汁鲜纯,清香四溢。如果是蘸着当地的特色米醋来吃,更有另一番风味。荠菜的甘洌和鲜肉的咸香完美结合,没有人能拒绝这一口。

  最经典的当然还是荠菜馄饨,这是上海人的“心头好”。弄堂里谁家要是包了荠菜馄饨,邻里间肯定要讨上一碗。远嫁他乡的上海人,每年春天就要走街串巷的寻找荠菜的下落。清香鲜美、柔嫩可口的荠菜,似乎和肉的搭配很是珠联璧合,清甜与醇香,没有难分伯仲,而是彼此成就。细嚼慢咽下肚,那份荠菜鲜肉的味道还萦绕在口齿间,有那份温和的享受感,怎能不再多吃几个!

  有荠菜馄饨就有荠菜饺子。把濯洗干净的荠菜控干水,将五花肉放在案板上剁好。一阵噼里啪啦,新鲜翠绿的荠菜与猪肉瞬间被剁成碎末。接着就是调馅,将剁好的猪肉和荠菜放在一个盆内,撒上适量食盐、味精、鸡精,淋上蚝油、酱油、香油等,用筷子搅拌均匀,一盆清香扑鼻、令人垂涎欲滴的猪肉荠菜饺子馅便呈现在眼前。荠菜饺子用蒸的方法最好吃,面要是烫面,也有用混合玉米面的。在和好的馅里最后浇上一勺热热的猪油,那种味道,回味都咂舌。

  同样用荠菜做馅儿的还有春卷,“盘装荠菜迎春饼”,薄如蝉翼的春卷皮裹上炒过的荠菜冬笋香干,裹成长条状,高温烹炸,咬一口,把春天都吃进嘴里。

  荠菜上市的时候,浆水面里就多了一份期待。尽管芹菜和其他蔬菜味道也很爽口,但在荠菜面前,似乎少了一点洒脱,荠菜就像点石成金的仙人,寥寥几笔,味道便大不相同了。

  新鲜的食物即使用简单的烹饪方法也会异常美味,比如凉拌。美食家汪曾祺说:“荠菜焯过,碎切,和香干细丁同拌加姜米,浇以麻油酱醋,或用虾米,或不用,均可。这道菜常抟成宝塔形,临吃推倒,拌匀。拌荠菜总是受欢迎的,吃个新鲜。”荠菜里藏着日常蔬菜所没有的“野”香,和香干结合,不仅样子好看,吃起来更是爽口无比。

  当然,荠菜还有更别致的吃法。比如守着煤炉,慢火烹调一道豆腐荠菜羹。听着荠菜段儿和豆腐丁一起“咕嘟咕嘟”的合奏,像流觞曲水一般美妙。再比如用春笋年糕炒荠菜,用的是惊蛰后的鲜笋,地道的宁波年糕,荠菜一定要最后加入,这样出锅的时候还能保持它那股水灵劲儿,给舌尖以最高质量的味觉享受。

  (王宁  整理)
 

编辑:林子周

 
相关推荐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深化东西部协作和定点帮扶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开展东西部协作和定点帮扶,是党中央着眼推动区域协调发展、促进共同富裕作出的重大举措...
随着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巩固成果并有效衔接乡村振兴成为当务之急。...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3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围绕更大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增强发展后劲,推出深化“放管服”改革新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