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 享

亲兄弟齐上阵,500吨地沟油被送上餐桌

2018-12-24 10:50:28 来源: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阅读:
【在一些乡村集市和粮油店里,会摆放着用塑料桶装的散装食用油。他们色泽鲜亮、价格便宜,肉眼看上去和我们平常吃的豆油无异,深受某些餐饮行业的喜爱。但您能相信吗,这些看似精良的散装油背后竟隐藏着令人作呕的真相。】
   在一些乡村集市和粮油店里,会摆放着用塑料桶装的散装食用油。他们色泽鲜亮、价格便宜,肉眼看上去和我们平常吃的豆油无异,深受某些餐饮行业的喜爱。但您能相信吗,这些看似精良的散装油背后竟隐藏着令人作呕的真相。辣椒、剩菜、鸭头、鸡骨头等厨余垃圾在别有用心之人的利用下摇身一变成了食用油,端上了人们的餐桌。
 
  匪夷所思对吗?但朋友们,这些真实存在的事情离我们并不遥远。2011年之前,许多老百姓们吃的,就是这种油。
 
  而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一封举报信的出现,它撕开了这个县城黑幕的一角。侦查机关顺藤摸瓜,全力追捕,最终发现涉案地沟油竟多达7000余吨,其中500吨地沟油被当做食用油销往了安徽、辽宁、河南、山东等地。这500吨地沟油是如何生产销售、大摇大摆流入市场并摆上人们的餐桌?老百姓舌尖上的安全究竟该如何守卫?请听“齐鲁最美检察官”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侦监处副处长孙颖的办案故事。
 
  

  平阴是山东济南市的一个远郊县。平阴乡间,素有经营油坊的传统。2011年9月,一则消息传来,在平阴城乡间如同引爆了一个重磅炸弹:县里居然有油脂加工厂一直在干着生产地沟油的勾当!
 
  2011年4月,由公安部统一指挥浙江、山东、河南等地公安机关,首次全环节破获了位于平阴县玫瑰镇的济南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利用地沟油制售食用油的系列案件,摧毁了涉及14个省的“地沟油”犯罪网络。
 
  大案告破,侦查人员终于放下心来。可谁想,仅仅3个月后,一封举报信再次触动了人们的神经。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侦监处副处长孙颖:
 
  举报信上反映,平阴县内还有别的油脂生产企业也在干着生产地沟油的勾当。联想起警方在向格林公司的产品经销商询问时,也曾不经意间听到类似说法,经过多方调查,一个叫杨传清的供油商进入警方的视野。
 
  杨传清是何许人也?难道他也干着加工地沟油的买卖?这一切还要从头说起。
 
  杨传清是位于平阴县孔村镇郭柳沟村的济南发达油脂工业有限公司的销售员。提到发达公司,就不得不说孔村镇郭柳沟村的致富明星——杨传峰、杨传波、杨传清三兄弟。
 
  都说亲兄弟明算账,感情再好也不能合伙做生意。然而,兄弟三人的合伙买卖却做得顺风顺水。早年都是干杀猪出身,后来转行一起开起面粉厂、粮油批发店。1999年,兄弟三人更是共同出资,由杨传峰注册成立平阴县孔村镇郭柳沟村油厂。多年来,村里人没听说三兄弟因为生意的事闹什么矛盾,而且企业也是越做越大,从原来的乡间小作坊,发展到拥有三个车间、20多名工人的大厂子。
 
 
 
  别的不说,侦查人员只查询了其公司的工商登记,便几乎可以断定,杨氏三兄弟的生意,恐怕不简单!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侦监处副处长孙颖:
 
  查询工商登记后发现,发达公司的经营范围是生物柴油生产、销售,动物油收购,工业用油、脂肪酸、油酸、硬脂酸销售。公司经营范围中没有食用油这一项,却对外推销食用油,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据一位村民向警方反映,发达公司的业务非常繁忙:外地运送原料的大挂车,长达二三十米,满载着柴油桶,一天最多能有五六车。而外地来拉油的油罐车,则一般是晚上或周六周日过来。
 
  2011年7月20日,警方传唤发达公司的实际负责人杨传峰,面对种种证据,本就心虚的杨传峰很快交代了犯罪的过程。
 
  郭柳沟油厂由杨氏兄弟三人共同经营。其中,杨传峰负责生产,杨传波负责职工管理和出纳,杨传清负责进货和销售。2009年3月,杨传峰又在原来的基础上注册成立了济南发达油脂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生物柴油生产、销售,动物油收购,工业用脂肪酸、油酸、硬脂酸销售。
 
  一开始杨氏三兄弟比较守规矩,主要生产工业用的油酸、硬脂酸、植物沥青。为了降低成本,在巨大经济利益的诱惑下,他们动起了歪脑筋。
 
  根据饲料级混合油的行业标准,他们没有生产饲料油的许可证,也没有相关的合格证。但抱着侥幸心理,为了多挣钱,兄弟三人还是冒着违法的风险,用泔水油生产用于生产饲料加工过程中使用的饲料油,然后以豆油的名义往外卖给饲料厂。截止2011年案发,他们先后从北京、四川、天津、聊城、泰安、内蒙古等地购进泔水油、白土等原料,加工生产饲料油7000余吨,涉案金额5600余万元。
 
  据发达公司工人窦某证实,生产饲料油用的原料泔水油大多从北京一个专门卖泔水油的经销商处进货,里面掺杂了辣椒、菜叶子、鸭子头、鸡头等垃圾。生产出来的饲料油颜色跟豆油的颜色差不多,黄色的,没异味。
 
  Part 3
 
  人心不足,欲壑难填。看到几年来偷偷摸摸生产饲料油一直没出事,杨氏兄弟又开始打起了食用油的主意。
 
  “有些来我厂买饲料油的,我一看就知道他是买了饲料油回去当食用油卖的。但是他不说,我也不问,我们互相心知肚明。另外我从多年的经验上看,对方就是卖食用油的,还有的车上印着”食用油专用车运输车“字样。尽管杨传峰知道卖给他们有风险,但经过一段时间后发现没出什么事,便安排负责产品销售的弟弟杨传清,在省内的济南、聊城和省外的山西、河北等地推销比市场价便宜许多的地沟油。
 
  2009年,经过杨传峰更换供货商、改进工艺,加工出的饲料油酸价格低,跟食用油在颜色、气味、浓稠度、凝固的温度上差距都不大,单凭观察已很难跟食用油区分出来,他们便开始大着胆子将原本的用于添加到猪饲料里的劣质油当做食用油对外销售。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侦监处副处长孙颖:
 
  据杨传峰交代,公司生产所需的地沟油原料是从北京、四川、天津、山东等地运来,多从餐馆地沟里掏出的餐余垃圾粗炼而成,也有部分由油炸食品弃油、动物油脂废弃后粗炼而来。地沟油厂原料,业界称为”毛油“。炼制”毛油“的现场一般极为肮脏,用锅炉将”毛油“加热到一百摄氏度蒸发水分,然后加入白土吸附油中的杂质并使颜色变浅,再通过除臭、过滤、脱酸、脱脂等工序,最后生产出工业用的脂肪油和可以用作饲料添加的脱脂油。
 
  杨氏三兄弟的产业越做越大,利润也是相当可观:2011年时,收购来的”毛油“每吨5000-6000多元,”红油“的销售价格在每吨8300元左右,每吨”红油“生产损耗是800元左右,生产成本600元左右,加工1吨”毛油“大概能赚五六百元。
 
  侦查人员从发达公司院内的储油罐内提取了七份油品检材送北京市食品安全监控中心进行检验。经鉴定,送检油品含有多环芳烃类物质;部分油品酸价、过氧化质超标、胆固醇过高、电导率过高等。其中,多环芳烃类物质被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列入致癌物清单,长期食用严重的可能致癌;酸价、过氧化值超标,其氧化产生醛、酮、酸类物质会破坏人体消化道。
 
  即使是如此巨大的利润,也没填满杨氏三兄弟的欲望。
 
  因购进的泔水油没有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而出售油酸、硬脂酸产品时须向对方出具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为能抵扣税款,被告人杨传清通过中介人,以发达公司名义与山东、上海等地11家公司没有实际购销业务的情况下签订虚假合同,让对方给发达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帮助发达公司取得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共计53张,金额合计l300余万元,税额共计170余万元。
 
  Part 4
 
  由于发达公司经营时间长,犯罪手段更加隐秘,特别是原料来源和销售去向面广量大,涉及全国多个省市。在侦查过程中犯罪嫌疑人销毁藏匿涉案证据,调查取证难度非常大。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侦监处副处长孙颖:
 
  为把握关键节点和主攻方向,我们多次邀请省畜牧局、市质监局有关部门人员和全国粮油和化工方面专家实地勘查涉案单位生产厂房,根据相关生产设备和流程,分析认为发达公司生产线、生产工序远远超出工商登记许可生产范围,均具备大量生产制造”地沟食用油“的能力和特征。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和审查,检察官一致认为,本案在法律适用、数额认定、主观方面、犯罪证据、司法鉴定等几乎所有的问题,都围绕着一个主题展开——定性。该案件的定性问题贯穿了整个诉讼过程,成为案件成败的关键点。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侦监处副处长孙颖:
 
  2011年时,加工、销售”地沟食用油“处于立法的灰色地带,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和检测标准,随着侦办工作深入开展,各种难题逐渐凸显,主要是:取证难,该公司的销售”下线“涉及多个省份的17家商贸、粮油企业,查证工作量和难度极大;定性难,全国还没有按照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定案的先例,认定犯罪事实的证据体系、规格还需进一步达成共识。
 
  油品最终流向和现实危害对确定案件性质至关重要,为形成扎实、严密的证据链条,检察官做了充足的准备。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侦监处副处长孙颖:
 
  我们在掌握有关公司大量犯罪事实的基础上,将购买发达公司”地沟油“后冒充棉籽油卖给食品加工摊贩的聊城某粮油实业有限公司查封并抓获公司负责人、会计,抓获济南某公司经理、司机。上述公司人员的查获,对理清生产、销售网络发挥了关键作用。
 
  此案于2014年1月7日作出判决。被告人杨传峰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杨传清、杨传波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该案其他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五年不等。
 
  被告人不服分别提出上诉后,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案件事实清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侦监处副处长孙颖:
 
  在警方侦破的这起地沟油案件中,地沟油制售从小作坊到大工厂的产业升级,反衬出监管机制和措施的缺失。由于过去我国的食品安全按属地监管,跨地区监管在不少地方基本变成谁都不管。一旦地沟油产业链把不同环节放到不同区域,如从四川、浙江等地收购粗炼油,到山东等地进行深加工,销售到河南等地,”自扫门前雪“的监管就失去作用。
 
  案件已过去四年多了,如今重新提起,是因为本案在办理过程中所处的社会环境、法律环境,面临的困惑和问题,在这个日新月异、法治急需健全的时期,仍具有典型意义。正如公诉人在法庭陈述时所说:”食品生产者理应摸着良心从事这个行业,不仅为了不受刑罚制裁,为了整个社会良性运转,也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幸福的生活……“



编辑:康思楠

 
中国食品网
 
关注“中国食品资讯”行业最专业的食品资讯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