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新闻纵横 > 正文

凉茶纷争未了局:被判赔王老吉14.4亿 加多宝仍将上诉

2018-07-31 11:17:00 来源:时代周报 阅读: 收藏   
0

中国食品资讯

【7月27日晚间,白云山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广药集团于近日收到广东高院关于“王老吉”商标法律纠纷案件的一审《民事判决书》。】
   “凉茶双雄”缠斗仍未落幕。
 
 
  7月27日晚间,白云山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广药集团于近日收到广东高院关于“王老吉”商标法律纠纷案件的一审《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结果,加多宝集团相关6家公司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起十日内,需赔偿广药集团相关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14.41亿元。
 
  对此,加多宝发布公告表示,“加多宝不服该一审判决,并立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一审判决不会生效”。
 
  该案件源于2014年,当年5月,广药集团向广东高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加多宝赔偿自2010年5月2日始至2012年5月19日止,因侵犯广药集团“王老吉”注册商标造成广药集团经济损失10亿元。但后来在2015年1月,广药集团又将涉及经济损失增至29亿多元,这也成为了中国知识产权领域最大的侵权索赔案件。
 
  对此,王老吉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王老吉尊重法律的判决。法律对加多宝侵权事实的认定,是对‘王老吉’这一中华老字号品牌的进一步保护。关于是否上诉,我们需请示上级相关部门研究后决定。”
 
  多年官司缠斗
 
  根据判决结果,被告方广东加多宝、浙江加多宝、加多宝中国、福建加多宝、杭州加多宝、武汉加多宝6家公司,被判赔偿广药集团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14.41亿元。案件受理费1469.26万元,由原告和被告各负担一半。
 
  对于此次判决,加多宝在公告中表示:“我们坚持认为,广药和加多宝双方在2010年5月2日至2012年5月19日期间,是合作关系,并依据协议履行义务享受权利。加多宝根本不存在所谓侵权问题。”
 
  事实上,王老吉和加多宝之间的商标纠纷历时已久。
 
  根据白云山公告信息,广药集团是王老吉商标注册所有权人,曾于2000年5月签订协议授权加多宝所隶属的鸿道(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鸿道集团” )使用王老吉商标至2010年5月1日;后又分别于2002年11月及2003年6月签订《王老吉商标许可补充协议》和《关于王老吉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补充协议》(下称“两补充协议” ),合同期限至2020年5月1日。
 
  不过随后,广药集团提出,两份补充协议签定的背景是,时任广药集团总经理的李益民收受了鸿道集团董事长陈鸿道300万港元贿赂。2011年4月,广药集团提出仲裁请求;2012年5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认定上述两补充协议无效,要求鸿道集团停止使用王老吉商标。
 
  不过,此后鸿道集团并未停止使用王老吉注册商标。广东加多宝作为鸿道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是生产销售王老吉的主营企业,其他5家加多宝公司均为广东加多宝实际开办的企业,都曾共同生产、销售王老吉相关产品。
 
  因此,2014年5月,广药集团向广东高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广东加多宝赔偿自2010年5月2日始至2012年5月19日止,因侵犯广药集团“王老吉”注册商标造成广药集团经济损失10亿元。同时浙江加多宝、加多宝中国、福建加多宝、杭州加多宝、武汉加多宝承担连带赔偿损失责任。
 
  随后,广药集团又大幅提高了赔偿金额。2015年1月,广药集团向广东高院提交《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将此前起诉状广东加多宝的赔偿金额提高至29.30亿元左右。
 
  除了商标权,双方还在独家配方、红罐包装装潢权益、广告语上打过大大小小的官司,却大多以加多宝败诉而告终。不过,在去年8月,加多宝终于“扳回一局”,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加多宝方和王老吉方互诉对方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广药集团和广东加多宝在不损害他人合法利益的前提下可共享红罐装潢。
 
  其间,业内不乏有观点认为,两家公司通过官司纠纷来进行营销,“这是两家企业的博弈,希望通过争胜负赢得企业形象,从而借助话题进行炒作”。食品营销专家、合效策划创始人韩亮这样认为。
 
  凉茶格局已被改写
 
  事实上,自从王老吉与加多宝官司纷争拉开帷幕之时起,凉茶格局便逐渐开始被改写。
 
  一方面,王老吉从2012年起便开始与加多宝全力火拼,加速抢占市场份额,甚至在近年大有反超之势;另一方面,凉茶作为饮料品类的市场认知教育已经完成,市场上涌现了一大批“同仁堂凉茶”“邓老凉茶”等后来者,试图在凉茶市场蛋糕上分一杯羹。
 
  就在几年时间里,加多宝基本已被反超。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近几年间,王老吉已经完成了逆袭,在2016年,两者彼此还是半斤八两,但从2017年开始,王老吉基本全面超越了加多宝。“从加多宝整体的运营情况来说已经是不能与王老吉相比,两者的体量也相差了一百多个亿。”朱丹蓬表示。
 
  公开数据显示,加多宝的销售额在2015–2017年的3年间出现大幅下滑,从250亿元、240亿元一路跌到了150亿元。企业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加多宝从1995年推出凉茶至今的盈利,基本用在了与王老吉的斗争上。加多宝为了铺设新的产品线而进行价格战、争夺渠道经销商,损耗极大。
 
  为了抢占市场优势,王老吉在最近不断加快产能的布局。
 
  7月5日上午,广药集团在甘肃省兰州举行合作项目签约仪式。当天,王老吉大健康公司宣布初步拟投资8亿元在兰州建立王老吉凉茶生产基地和王老吉大健康(甘肃)研发中心项目。
 
  仅仅在一个月以前,王老吉在华北最大的生产基地河北省邢台市正式投产。据了解,该基地总投资额8000万元,建设3条绿盒凉茶饮料生产线,年生产凉茶饮料500万箱。
 
  徐雄俊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由于王老吉从2012年才开始起步,因此在多地采取的是代工生产的方式。而为了夺取市场份额,王老吉和加多宝均在上下游通过排他性协议展开激烈的竞争。因此为了掌握更多优势,王老吉在这两年加快了建厂。
 
  除了加速布局产能,王老吉也在产品方面尝试多元化,先后推出黑罐凉茶、凉茶可乐、龟苓膏、“桂花酸梅汤”等产品。
 
  而与王老吉相比,加多宝则显得有些内外交困。今年3月,加多宝出现高层震荡,集团总裁王强及集团副总经理徐建新所有职务突然被宣布解除,之后,新上任集团总裁李春林宣布要在三年内实现上市;到了6月份,加多宝又向市场宣布重启红罐产品;但随后在7月份,加多宝因违约被“盟友”中粮包装提起仲裁,这被外界视为加多宝在复兴的坎坷路上“雪上加霜”。
 
  如今,加多宝重新推出的红罐包装产品也面临着不确定因素。
 
  今年6月,最高法院正式受理了广药集团提出的针对红罐包装装潢案再申申请。朱丹蓬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表示,去年最高法院二审关于红罐凉茶包装装潢由广药、加多宝“共享”的判决结果,事实上对于红罐归属存在争议,此次最高院接受再审申请意味着红罐归属仍有变数。
 
  对于正值内外交困的加多宝而言,能否打赢二审官司,无疑又是一道坎。


编辑:安俊茹
 
中国食品网
关注“中国食品资讯”行业最专业的食品资讯公众号

TOPS
热门/ 周排行/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