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 新媒体 > 正文

知名快餐连锁女出纳职务侵占1000多万,5年未被察觉

2018-06-14 09:13:01 来源:南通网 阅读: 收藏   
0

中国食品资讯

【南通市某知名快餐连锁企业的一名女出纳员,5年时间内利用职务之便侵占企业账户资金1000多万元。】
让人吃惊的是,这么长的时间里,该名女出纳员居然轻易绕开财务监管、银行对账制度、专业财务审计等“关卡”,公司毫无察觉。直到她到公安机关自首,案件才“浮出水面”。

近日,崇川区检察院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对犯罪嫌疑人云朵(化名)批准逮捕。

知名快餐连锁女出纳职务侵占1000多万,5年未被察觉

千万资金据为己有

云朵是一名“80后”,老家在江苏盐城,大专文化。2005年,云朵应聘到一家知名快餐连锁企业工作,做过仓库保管、收款出纳,扬州、上海、苏州许多城市都转了一圈。

有了工作经验的积累,云朵在2007年被公司安排到南通分公司,负责人力资源管理和出纳工作,掌管南通公司所有的支出资金,每年经手数千万元的款项。

岗位很关键,待遇却不高,云朵每个月只有2000多元的工资。云朵平日里喜欢泡吧、唱歌,爱买衣服,到处要花钱,微薄的薪水根本无力支撑她的日常消费。

来到南通后,云朵的心态开始失衡,公司每年支出这么多钱,自己却拿着一点可怜的工资。她不甘心,慢慢开始在自己掌管的“一亩三分地”里寻找机会。

2011年,云朵发现公司对申请金额放得比较宽松,她觉得这是漏洞可以利用。云朵便开始以各种名目向总公司多申请一些资金,除去支付员工工资、供货商货款、公司水电房租等正常开支,她拿支票去银行取出多余的钱,供自己花销。

虽然通过一些手段屡屡逃过财务审查,但云朵对支票支取公司账户的现金还是有所忌惮,毕竟有诸多不便。

2014年,银行推出了转账取现功能。云朵眼前一亮,立刻将公司的账户绑定到了一张银行卡上。有了这张卡,云朵便通行无阻,直接将公司账户的钱划到自己的个人银行卡上,随便支取使用。

侦查机关初步查明,2013年3月初至2018年4月底,云朵利用其单位出纳的职务之便,疯狂作案,共侵占单位账户资金高达1000多万元。

这些钱,云朵大把挥霍,除了买豪车、买衣服、买化妆品,还给男朋友开店、买车。有了这些钱,云朵在外面出手更加豪爽,和朋友吃饭唱歌从来都是她来掏钱,俨然一个富婆。据云朵交代,自己特别喜欢买皮草,家里有十几件。

虽然手中握有巨款,云朵的内心却从没有安稳过。2018年4月26日,云朵到公安机关投案。警方当日立案进行侦查,云朵被刑事拘留。

两个“关卡”成功破解  

云朵将公司1000多万元的资金占为己有,她摸准各种规则漏洞、人性软肋,一次次逃避监管。

云朵刚开始作案时,遇到的第一个关卡就是每个月单位会计要审核银行的对账单。用了多少钱、什么时间用的、账户剩余多少,对账单上清清楚楚。

不过,这难不倒云朵,她早就想好后路。对账单是她这个出纳去银行拿回来的,想动点手脚还不简单?

对账单一拿到手,云朵马上用软件重做一份,把真的那份毁掉。假的对账单,除了云朵自己的花销记录被删除,余额相应修改,其余支出流水都和真的对账单无二。

会计的职责就是书面审查对账单,主要看支出和发票是否符合,不直接接触银行或是查看账户余额,这些云朵心里明白。

一开始,会计也纳闷,怎么对账单没有银行盖章了?云朵就搪塞说银行忘了。几次下来,会计也就没有多问。

后来到了2014年,云朵用银行卡转账的方式侵占资金时,假的对账单应付会计审查还是屡试不爽。2017年,云朵担心东窗事发,趁会计不在从办公桌上拿走并销毁了一批假的对账单。

第二个“关卡”难度提升。2012年开始,总公司委托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每年一次的询证,其实就是专业财务审计。

会计师事务所把询证函寄给单位出纳即云朵本人,询证函上写着公司支出账户应有的余额,然后由出纳拿着询证函去银行,银行会核对询证函上余额与公司账户的余额是否一致。

如核对一致,银行便会在询证函上盖章确认,出纳再把银行盖好章的询证函寄回给会计师事务所。

云朵能第一时间拿到询证函,询证函第一张纸上会显示公司支出账户应有的余额。云朵会将询证函的这一张拿掉,重做一张塞进去。

因为银行只在询证函的最后一页盖章,所以云朵替换了第一页没被发现。待银行核对确认盖完章后,云朵再把原本询证函的第一张换回去,寄回会计师事务所。

知名快餐连锁女出纳职务侵占1000多万,5年未被察觉

难度升级依然闯关  

然而,2014年开始,询证有了“升级版”,会计师事务所改为直接邮寄询证函到银行的方式来核对公司账户余额,不再由出纳两头跑。不过在寄送给银行之前,会计师事务所会先把询证函寄到云朵所在的分公司,让会计和出纳盖章再寄回去。

这次,云朵要施展“腾挪之术”难度大了很多。她知道这次“升级版”询证的厉害之处,重新谋划着如何渡过这次难关,两头要骗,还都不能露出马脚。

她推算出会计师事务所将询证函寄到银行的时间,然后去银行对工作人员说,当天有个快递会从她们公司寄来,但内容有误需要拿回去更改,之后会再发一份给银行。

因为云朵经常跑银行,快递细节说得比较详实,银行工作人员会把会计师事务所寄来的信退还给云朵。

拿到信,云朵还是按照老办法换掉第一张纸,以会计师事务所的名义寄到银行。

这一次,云朵把会计师事务所和联系方式全部改掉,让银行寄到指定地址。银行的询证函一拿到手,云朵再把正确的询证函第一张纸替换上去,重新以银行为发件人寄去会计师事务所。

就这样通过周密的算计,云朵几乎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偶尔一两次出现快递寄送时间偏差,云朵含糊其辞,把责任朝对方推去。银行问就说会计师事务所搞错了,事务所问就说银行出了差错。就这样,云朵熬过了高难度的审查。

在案件进入审查逮捕环节后,承办检察官指出,“其实无论哪个环节,只要稍一深究,云朵的不法行径必定无所遁形。”但现实是,这么多监管制度和措施居然集体失灵,到底发生了什么?

检察官指出,监管制度上有几个弊病值得反思:

作为公司出纳的权限太大,除了负责所有支出,甚至还可间接插手公司财务审计审查,埋下隐患;

公司会计书面审查对账单流于形式,没有尽到实质审查职责;

会计师事务所没有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行使专业审计权力,失去了独立性和客观性,询证函设计本身也存在漏洞;

银行审查意识淡薄,熟人关系比制度规章管用,出纳能以任何理由拿走文件却不加详查。

诸多原因,让云朵能一路绿灯,长期侵占巨额公司公款无人发觉。

 

编辑:安俊茹
 
中国食品网
关注“中国食品资讯”行业最专业的食品资讯公众号

TOPS
热门/ 周排行/ 月排行

意见反馈×

提交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