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新媒体 > 正文

乌云冰激凌、奶盖茶到脏脏包,跟风的餐饮人还活着吗?

2018-02-09 13:07:34 来源:餐营者商院 阅读: 收藏   
0

中国食品资讯

【最近一款名为《旅行青蛙》的佛系养儿子游戏刷爆了社交媒体:微博上的游戏高人们在传授攻略,票圈里的蛙爹蛙娘在吐槽蛙儿子出门几天了还没回家。】
当这只萌萌的小青蛙成功地抓住大家的眼目与宠爱时,你们可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小精灵们?
 
 
“忆当年,全球震动、万人空巷,冒雨也要把小精灵抓”的盛况,如今是昨日黄花了,还有几个人的手机里装着这个APP?这世代永远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小精灵遗忘在沙滩上。
 
时装设计师真人秀《Project Runway》(天桥骄子)里,主持人Heidi有句知名的台词:Today you are in,tomorrow you will be out.花无百日红商界同一,不管是时尚界、游戏界、餐饮界……都一样——一年前还在人人模仿喜茶,最新的爆款又变成脏脏包了。
 
2017年度网红美食  
 
2017年度美食年度网红当属脏脏包,这款裹着巧克力酱沾满巧克力粉,吃得满手满嘴脏脏的小甜点突然火遍了北京和上海,微博上各路明星都纷纷为它打call。尽管,在流行吃草的健康风潮里这么罪恶的甜品看起来有点违和。
 
脏脏包的火爆程度从数据中可见一斑:售卖脏脏包的面包店,北京共有50多家上海则有40多家;“下厨房”app上有20多个脏脏包配方;脏脏包还催生了某宝的代购,一家最多人光顾的代购店有3万多人付款。
 
 
当喜茶、鲍师傅的排队余温渐渐散去,脏脏包异军突起,如同微博热搜话题——昨天奚梦瑶维密世纪一摔还是爆炸话题,第二天就慢慢沉了下去。
 
跟风做脏脏包的店活得还好吗? 
 
无论是脏脏包还是喜茶,都是社交网络制造的网红。它们的名气通过社交媒体扩大,勾起许多人的好奇心,想吃东西必晒的千禧一代纷纷赶去拔草,Po在微博票圈以展示自己的潮爆、时尚、不落于人后。
 
而一旦某个品牌或是某个单品红了,便有很多人急着想要加盟,好让自己的店沾上网红的光,吸引人气目光和流量。
 
脏脏包并非国内原创,最早源自韩国的Our Bakery甜品店,这同样也是韩国的网红店,拍拍拍圣地。国内复制做的最好的属乐乐茶,借脏脏包的热度乐乐茶在上海的甜品店人气已经盖过了来自纽约的Lady M,并且借着脏脏包的热度趁势推出自家吉祥物乐乐君的购物袋、手机壳等周边。
 
喜茶的芝士奶盖茶热度只持续了不到一年,乌云冰激凌、部队锅的热度仅有几个月,上海最繁华地段黄陂南路的商场里,卖乌云冰激凌、部队锅的的店早就改换了门厅,脏脏包的走红寿命肯定也会也很有限,当这阵风过去,新的美食网红平地一声惊雷,脏脏包即会从排队九曲十八弯的门庭若市,到无人光顾、门可罗雀。
 
爆款永远是下一个  
 
毫无疑问,无论是芝士奶盖茶、肉松小贝、乌云冰激凌、脏脏包这样的爆款单品,还是桃园眷村、喜茶、鲍师傅、乐乐茶这样的网红品牌,如今的Icon基本都得益于社交媒体。九曲十八弯人从众的排队潮也好,明星站队摇旗呐喊也好,全是眼球和流量。
 
但网红店似乎又中了短命的魔咒,缺少能让人长期恋慕追随的魅力。这在心理学上称之为迷恋而非真爱,就好比《来自星星的你》热映时金秀贤是国民老公,待到《太阳的后裔》出炉,老公立马换成了宋仲基——永远有更帅、更美、更有趣的人等着我去喜欢;爆款永远都是下一个,热点转换急速的当下,跟风的餐营者是没有前(钱)途的。
 
而真爱则是——小时候涂的百雀羚,长大后它依然躺在我的梳妆台上,尤其是干燥冷冽的冬天,它是秒杀其他瑰*翠、欧*丹的护手霜,价格还那么的实惠,是妈妈的牌子也是我的牌子。餐营者们,你们有底气让自己的餐厅和品牌如此基业长青,顾客几代长情吗?
 
乐乐茶靠脏脏包积累的人气和流量是否会持续,取决于它的研发和创新能力,餐饮是特别容易同质化的业态,跟风抄袭者众,当脏脏包这阵风过去之后是否还有拿得出手的、引领潮流、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爆款,目前不得而知。
 
也许让你牵挂、担心的蛙儿子,有一天又被横空出世的龟儿子代替了也未可知,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喜新厌旧。当互联网都已经成为传统产业,当各行各业都依托科技与设计之美来生机焕新,餐营者们还要以不变应万变么?(作者 Bella)
 
 
编辑:安俊茹
 
中国食品网
关注“中国食品资讯”行业最专业的食品资讯公众号

TOPS
热门/ 周排行/ 月排行